只言片语-2107

date
Sep 14, 2021
slug
words2107
status
Published
tags
事件评论
生活
杂物间
summary
过去碎片的一次清扫
type
Post

关于栏目


「只言片语」大概会持续更新,内容来源是我个人主页中的一个栏目 ── 「闪念💊」中的部分内容。
没错,如果你只关注此blog的话,可能会错过一关于我的「其他」形式的内容。这也是为什么该bolg是子域名,而个人主页才是 feimind.xyz 的原因。
 

本期内容


📸
可能没太大勇气在现在电影院看「天堂电影院」。
  • 《天堂电影院》在电影院重映,欢迎在新时代茶馆找回当年的美好
 
📸
老蒋这期的视频,似乎借鉴了李如一之前至少两期播客的内容,有几段论述几乎一致。其他的部分,有几点挺反直觉的:对于书店营收做的「简单」调查,实在不严谨/存在严重的前提假设。万圣书园,对老蒋的吸引应该是书店员工产出的书单/内容,并非书店本身,如果缺少这个层次的认识,对于书店未来的讨论就片面了。书店的存在形式我并不关心,也不觉得因为你在书店有过难忘回忆,书店对于整个社会就是必需品。我更在意的是,互联网时代下,优质信息的生产、发布、传播、交易,会是什么样的。毕竟,如果书上没有字,也就没什么需要谈论了,对吧?
 
📸
音乐或者其他的艺术形式,我更倾向于,通过艺术形式将想法和情绪封装,在表演过程中再次释放。转达可以要求精准,也可点到为止,实现情绪和想法的传播,才是最终目的。事实上,产品设计,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。喜欢 声音玩具 的第一张专辑。
 
📸
电影节的初衷,我想是给非院线、非商业的作品更多机会去接触大众,反之亦然。但并非喜欢电影就一定且只能按年为单位去参与「抢票」,同样反过来也适用。喜欢就多创造接触了解的机会,电影和音乐,个人认为应该更私人,更内化。现在的电影节,某种程度上,有悖于本心。
 
📸
记得 零几年,我这个小镇少年查询高考成绩,除了拨打热线以外(当然基本占线,且操作繁琐,需要输入一串数字),最便捷的方式,就是骑车去镇上的网吧,通过网页查询。从出发开始,整个过程是充满仪式感和宗教式怀疑的。总是在想,我的某个举动会不会就影响了「运气」,也会花上很多心理建设,去接受即将坍塌的量子态结果。网吧里当然也会有很多同学在查询成绩,当时大家都很默契,不会立刻提问其他人。每个人上机,查询,默默下机,离开。像极了未来我们的人生轨迹。现在APP可以做成任何事,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 
📸
关于豆瓣评分,我猜想大部分事情的评分原则会很不一致。至少对于国内的院线商业电影来说,大众多采用「观影结束的愉悦程度」来对影片进行打分。「情节很刺激」、「音效好,画面美」、「某演员演技炸裂」、「导演设计巧妙」会是你在类似短评中经常看到词汇片段。这样的评判标准无可厚非,国内院线也确实可以算作「服务娱乐行业」,普通观众花钱就是为了快感和乐趣。获得乐趣之后,希望把快乐传播出去也无可厚非。甚至,是很类似大众点评的一种创作冲动。豆瓣评分体系很简单,简单到目前是不支持识别、归类不同人群的评判标准和权重,作为平台,ta也没法、无权判定各种评分标准之间的轻重缓急。所以很多冷门、非院线影片的评分都相对中肯(不仅仅是高分的情况),但如何避免多种标准用户在同一影片下的冲突呢,是留给豆瓣的问题,或许目前并不紧急吧。
 

© max 2017 - 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