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普通清洁工的一次对话

date
Jul 5, 2022
slug
whopawho
status
Published
tags
生活
舞文弄墨
summary
时时刻刻小心翼翼
type
Post
截至2020年,仅在上海地区,就有300多家从事家电清洗维修行业的大小商家。这些商家面对的,是保守估计约14亿产值的市场。高额的利润空间,较低的服务和培训门槛,吸引了大批的从业者投身其中。他们中的大多数,成为了最为人所熟知的那个角色──清洁员。
 
徐汇区宜山路,这里最知名的,便是整条街的装修家居店。在其中的一条辅路上,我们见到了本次采访的对象,某家电清洁公司的曹工(化名)。此时正是六月底一个工作日的正午,对于空调清洗来说是妥妥的「淡季」,我们就坐在公司门口一字排开的电动车上,寒暄之后开始了对话。
 
我:平时的工作都是什么样的,工作时长如何?
曹:看店吧,像我们这边都是线上预约再派单,所以单子都是按照个人能力提前排好的,不会太累。之前在一个老板手底下,接了电话就过去,那才累呢。
 
我:那一天有个5单吗?单子是AI排的么,很智能啊。
曹:哈哈哈,人工智能吧,单子都是我亲自排的,对手下人的能力要清楚的。一天嘛,我最多搞过12单,只是洗空调就还行,要是油烟机冰箱也要弄,那你半天就没了。
曹工说完半仰在电动车上,翘着脚点了根烟,晃了晃腿。当然他主动递了根给我,谢绝了。
 
我:一天这么多单,那时间上是不是卡得很紧?
曹:唉,刚入行的,不怕技术不过关,就怕不认识路。之前招人还都看专业。你以为我是个大老粗吧,我也是电气专业本科毕业的,像我队里不是本科,最差的也是专科学电气的。来上海就是赚钱,别的行业不好进,就先吃这碗饭了。
曹:现在招人,送外卖的也考虑。他路熟,单子就接得多,技术不好可以练,单子做不多人就待不长了。
我:所以你们工资也是跟单量挂钩的了?
曹:肯定,多干一单,月底可能差七八百。所以最怕遇到麻烦的业主,一单耽误了,后面全完。
我:怎么样算麻烦的,挑三拣四要求高?
曹:挑三拣四不怕,他能钻到空调里看啊。一个是年纪大的,说话慢反应慢,耽误时间。而且基本是儿女给预约的,电话过去反复确认也浪费时间。还有的就是出租房里的家电,你都不知道空调里能洗出那些玩意,哎呀。
曹:但最麻烦的,其实是单身白领。平时工作,只能约下午或者晚上,上门以后但凡眼神不对,马上就是投诉+报警,这下好了,都不是影响一天的事了。
我:我看店里不是有女队员吗?
曹:有啊但不够,这高峰期预约的还就是白领跟老人居多。你说少接一单损失点钱就罢了,扯上这事店里是直接处理。之前我师傅就是在武康路那边被投诉,都闹到店里了。
我:所以是确有其事?
曹:没有证据,警察局都去了,一口咬定他偷窥。最后退款加赔钱还道歉,郑哥(师傅化名)老婆还哄了半个月,完事直接回老家了。当时我也劝他,大家知道你为人,没必要为这个把饭碗砸了。但他是挺爱面子的,老板让他留下,虽然不做队长但待遇保留,他也没答应,是真的可惜唉。
我:这类事件有处罚规定吗?
曹:说真的,干我们这行,基本都是拖家带口,就图个稳定吃个提成。想赚钱的都去外卖了,那个门槛也低,我们一套证书考下来也是要大几千。至少我没见过谁去别人家里耍流氓的。
我:那这种情况有办法规避吗?
曹:现在遇到这种白领,就能不看的就不看。有些老实孩子出来了都不知道人家长啥样。保持距离,说话前先过脑子,基本就这样。你说是服务意识也可以,你说被逼出来的也可以。只要一投诉,不管是不是真的,至少一周不能干活。
我:那这影响有点大吧?频繁发生吗?
曹:没办法,有时候我说我们是弱势群体吧,网上还有人骂。老阿姨都是好的了,这些白领是真的不好伺候。真的是伺候主子。投诉的话,现在好多了,那帮小子现在都在总结讨好白领的窍门,比如上来说自己是队长,容易让人产生信任。上下楼穿裙子的要避嫌这些,都是血的教训啊。
我:看上去,已经形成了空调界的PUA理论了?
曹:哈哈哈,被逼无奈啊。这叫与狼共舞。
我:恩,希望一切顺利吧。你目前住哪呢?
曹:我在嘉定,老婆跟两个孩子,房子大点便宜点。基本上,一切顺利的话,回去也都九十点了。我也跟老婆交待了,以后真有事要相信我,我是不会对不起你的。
我:那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吗?
曹:再过两年吧,学了技术回家开店。上海还是人杂,对付人比空调费劲。回老家舒坦。
 
两点的宜山路,车流渐渐平息,只有热浪还在沿着四车道奔驰。载着仪器和曹工的电动车又出发了,这群人在不接纳也没准备被接纳的城市穿行,为了家人,为了老家的一个梦想,时时刻刻,小心翼翼。
 
(注:本文中涉及人名均为化名)
 

 

© Max 2017 - 2022